客观评价兖矿煤制油项目

9月20日,兖矿集团正式对外宣布其110万吨煤制油项目投产。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油价历经暴跌,油价仍在地位震荡。9月27日,布伦特油价报收于48.17美元/桶。

根据中国石油与化学联合会的测算,在当前条件下,油价需达到65美元-75美元/桶,煤制油才能达到盈亏平衡点。

无疑,兖矿煤制油项目面临严峻的经济性挑战,外界质疑也由此而发。

兖矿煤制油项目生不逢时。但对兖矿集团来说,这却是一个必须的选择。

一、技术及项目管理的成功

在8月23日,兖矿煤制油项目就实现了全流程打通,产出了合格油品。到9月20日对外宣布,项目已经持续运行近1个月,负荷稳定在70%。

从技术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一般而言,化工生产要求在3年内达到满负荷运行,第一年负荷70%、第二年85%、第三年100%,这就可被视为正常。

兖矿的煤制油项目是国内首个百万吨级煤间接液化项目,并没有可模仿的对象。之前仅有3个10万吨级煤间接液化项目运行。兖矿煤制油项目,采用的是兖矿自主开发的煤间接液化技术,此前仅有5000吨的中试。

从这个角度看,目前兖矿煤制油项目能取得的成绩,来之不易。

兖矿煤制油项目由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运营。未来能源由兖矿集团、兖州煤业、延长石油集团按50%:25%:25%出资设立。

未来能源总经理孙启文介绍,目前项目不能满负荷运行,原因出自空分,有一套空分装置不能运行,限制了整体项目负荷。空分装置采用第三方供气模式,由美国AP公司投资、运营并供气给煤制油项目,责不在兖矿。

按化工生产安全、稳定、长周期、满负荷、优质运行标准,兖矿煤制油项目下一步,要挑战长周期运行。

孙启文说,原计划将持续运行目标时间为150天,从目前情况看,这一目标还可以延长。

另外,这个项目实际投资低于概算投资,近年来,煤化工投资屡屡超概算,兖矿实际投资低于概算投资,不容易。

兖矿投产的煤制油项目,为项目一期第一条生产线,包括一条年产115万吨油品的煤制油生产线,及配套煤矿。后续还有400万吨的产能项目,以及二期的另500万吨产能。

目前这项目投产的第一条煤制油生产线,包括煤制油项目、金鸡滩煤矿和催化剂项目合计概算投资214.09亿元。

其中,煤制油项目概算投资164.06亿元,预计完成投资139.06亿元,节约投资25亿元。金鸡滩煤矿,概算投资46.34亿元,实际完成投资39.42亿元,节约投资6.92亿元。煤制油配套催化剂项目概算投资3.69亿元,投资额为2.73亿元,节约0.968亿元。

这说明兖矿在技术研发、项目管理上比较出色。

二、战略失误错失宝贵时间

兖矿煤制油项目历经近10年才投产,错失掉宝贵的时间。

从项目层面看。

兖矿最初规划,3年开发煤间接液化技术,同步进行工业吨项目的规划,再三年投产。

到2004年7月,兖矿技术开发就完成了,具备了工业化的条件,同期兖矿也在进行工业项目的规划。

2004年8月,兖矿煤制油项目建议书通过了陕西省发改委评审,并上报给国家发改委。2015年12月完成了可研报告。2006年2月8日,国家发改委同意项目开展前期工作。

兖矿煤制油项目被列入了煤炭工业“十一五”规划中,原本有希望在“十一五”期间就获得核准。

比如,同列入煤炭工业“十一五”规划的,还有神华108万吨煤直接液化项目,2009年这个项目顺利投产。

但兖矿决策者前后态度不一致。

兖矿煤制油战略是在原兖矿董事长赵经彻任上定下。赵经彻卸任后,由耿加怀担任兖矿集团董事长。

耿加怀实际是支持煤制油项目的,但山东省委希望兖矿放缓对外扩张步伐。赵经彻在任时,曾定下在省外再造“三个兖矿”的战略。山东省委更希望兖矿可以在省内投资。

兖矿煤制油项目由此放缓了步伐,仍保持项目筹备组的组织架构,留下部分人员进行项目前期文件的报批。

2008年,煤制油政策环境变化。发改委加强对煤制油管理,除神华鄂尔多斯煤直接液化项目、神华宁煤煤间接液化项目外,一律停止实施其他煤制油项目。

这对兖矿是沉重一击。

煤制油项目放缓在耿加怀任上。但耿加怀实际是有功劳的。

一,发改委禁令出来后,兖矿煤制油项目停顿,神华借力挖角,要求孙启文加盟神华。孙启文是兖矿煤制油的灵魂人物,孙若出走,兖矿煤制油将土崩瓦解。是耿加怀挽留住了孙启文,给兖矿留下了煤制油的火种。

二、兖矿集团内部对煤制油仍争论不休。多年以来,煤制油仍以项目筹备处身份运行,时刻有夭折的风险。耿加怀离任前夕,推动了未来能源的成立,由兖矿集团、兖州煤业、延长石油三方加入,保证了煤制油得以持续下去。

王信时期,兖矿煤制油项目仍然前景不明。

转机出现在2013年,张新文上任兖矿董事长后。兖矿当时陷入巨额亏损,张新文危局赴任,梳理兖矿战略后,将煤制油项目列为兖矿“一号工程”,与陕西省委沟通,牵头推动,加速了核准过程。

至此,2014年9月23日,历经3任国家能源局长、前后8年时间,兖矿煤制油项目才终于获得核准。次年项目投产,但不得不面对低油价。

从技术输出层面看。

煤间接液化技术输出,有过几次机遇。

一是神华宁煤集团400万吨煤间接液化项目。

这个项目原计划引用南非沙索公司技术。但沙索要价很高,不但要求技术入股,还要求恒定收益率,与中方的谈判一度陷入僵局。

2009年底,神华宁煤集团向发改委递交了以沙索技术为基础的宁煤项目可行性报告。但煤间接液化技术格局已经改变,沙索不再是唯一技术提供商。

这给国内的煤间接液化技术商提供了机会。

但是到了2009年底,兖矿已不是一枝独秀。

兖矿分别于2004年、2006年完成低温、高温费托合成煤间接液化工艺,并各自完成了了5000吨的中试。

而山西煤化所煤间接液化技术团队到2004年年中,才完成了千吨级中试。这段时间,兖矿煤间接液化技术还处于前列。

2006年4月,山西煤化所煤间接液化研究团队与伊泰集团合作,成立了中科合成油技术有限公司。

在伊泰的支持下,开始10万吨级别煤间接液化项目。中科合成油技术在工业化走在了前列。

2008年往后,采用中科合成油开发的煤间接液化技术,国内陆续建立起3套煤间接液化装置,分别为潞安集团18万吨煤间接液化装置、神华鄂尔多斯18万吨煤间接液化装置,以及伊泰鄂尔多斯16万吨煤间接液化装置。

神华集团依托自己的技术团队,在采用中科合成油技术基础上,开发了自己的煤间接液化技术。

2009年底,中咨公司对国内3种煤间接液化技术进行了调研,认为中科合成油技术最为成熟,即使与沙索技术相比,也各具优势,随后沙索出局,神华宁煤煤制油项目选定中科合成油技术。

第二波机遇是,2012年,煤制油开闸,潞安集团、神华宁煤集团煤制油项目相继获得发改委“路条”。

2014年2月份,国家能源局还小范围通报煤制油初步规划:到2020年,实现煤制油产能3000万吨。

由于在技术工业化上走在前列,中科合成油大获成功。

神华鄂尔多斯108万吨煤直接液化项目,二、三条生产线仍采用煤直接液化技术,兖矿煤制油项目采用兖矿能源科技的技术,其他国内在建、规划的煤制油项目,均采用中科合成油的技术。

近年来,煤间接液化领域又加入了新的玩家。

中科院大连物化所开发了一种煤间接液化工艺,经历了5000吨的中试。山西煤化所也重新开发了新的煤间接液化工艺,并与潞安集团合作建设了1万吨中试项目。

但随着兖矿百万吨级项目的投产,兖矿能源科技煤间接液化技术暂时占据了竞争优势。采用中科合成油技术的数个百万吨级项目正在建设之中,后续也将陆续投产。

但随着油价下跌,煤制油的投资热潮已经过去。原计划投资煤制油的企业无限期冻结了计划。兖矿能源科技煤间接液化技术经历百万吨项目的验证,具有更高的成熟度,但面临着无煤制油项目可技术输出的尴尬局面。

三、必须的选择

早在世纪初,赵经彻任上,就定下了“煤与非煤”并重的战略。非煤产业中,煤化工又是重中之重。

兖矿煤化工板块以传统煤化工为主,有尿素、醋酸、甲醇等四大类近30个品种。但问题是,一没有技术门槛,二市场有限。

很快,随着大量资本进入,这些煤化工产品很快陷入了产能过剩的局面。

煤制油恰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第一,具备技术门槛,原来仅有南非沙索公司掌握技术,如今国内也不过区区数家,二、国内油品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油品市场接近无限。

另外,兖矿本部山东,面临资源枯竭威胁。早在十多年前,兖矿集团就做过测算,本部煤矿可采年限不会超过20年。经历了煤炭黄金十年的普遍超采,这一历程或还要进一步缩减。

通过在陕北榆林投资煤制油项目,兖矿获得了宝贵的当地煤炭资源。兖矿煤制油一期的第一条生产线,地方政府为其“配套”了金鸡滩煤矿。随着后续400万吨煤制油项目的推进,兖矿还将获得西红墩煤矿。

配套煤矿转让价格非常低廉。金鸡滩煤矿储量18.7亿吨,设计可采储量9.8亿吨,兖矿付出的资源价款仅为16.6亿元。

可做对比的是,兖矿集团2011年竞标获得鄂尔多斯转龙湾煤矿,总资源储量5.48亿吨,耗资78亿元。同年,兖矿以67.26亿元收购昊盛公司股权的51%部分,对应控制鄂尔多斯石拉乌素煤矿8.38亿吨储量。

目前,陕西煤正逐渐体现出竞争力。金鸡滩煤矿矿长张传昌透露,金鸡滩是兖矿集团效益最好的煤矿。今年煤制油项目规划生产30万吨油品,预计消耗煤炭150万吨,剩余煤炭销售,还能盈利六七亿元。

未来,西红墩煤矿规划年产能将达到3000万吨,金鸡滩煤矿年产能将达到1000万吨!除了供应煤制油项目外,还承担转移兖矿本部工人的战略任务。

素,甲醇,醋酸等4大类28个煤化工品种

所以兖矿通过煤制油项目,一是提升了自身的煤化工板块的质,同时获得了关键的煤炭资源,这个决策具有其合理性。

四、经济性的挑战

根据中国石化联合会的测算,在当前的条件下,油价需维持在65-75美元/桶,煤制油项目才能达到盈亏平衡点。

兖矿的测算与此略有不同,孙启文透露,兖矿煤制油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按煤价220元/吨,油价40美元/桶测算,项目内部收益率为12.7%。

兖矿内部预测,如以当前煤价、油价计算,预计年可实现销售收入42.86亿元,实现利润1.46亿元。

但实际上,兖矿陕北煤制油项目,采用厂矿一体模式,金鸡滩煤矿的原煤,直接运往煤制油工厂。但在兖矿内部,未来能源公司是作为独立企业进行单独考核的,今年的盈利目标是10亿元,孙启文坦言“压力巨大”。

一方面,兖矿在向销售端拓展。因为煤间接液化油品,硫含量,可达0.1PPM以下,油品各项参数优于欧Ⅴ标准。

目前,由于今年时间已过去大半,兖矿生产的油品,均售给了延长石油集团作为调和油。

但未来兖矿准备自建销售渠道。目前兖矿正在申请办理山东省内油品销售资质,拟建设自己的加油站等,准备将自己清洁的合成油品,一是售给山东地炼,做调合油,获得溢价。二是向下游销售端延伸,提升经济性。

更大的希望在减免税负上。

兖矿集团正在呼吁减免煤制油税负。

孙启文介绍,按年产115万吨油品计算,每年需缴纳消费税16.61亿元,如果全额免征消费税,将增加企业利润18.6亿元。

目前由工信部原材料司牵头,正在关注煤制油产业界的这一诉求。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潘爱华透露,国家税务总局正在调研这一情况。

近日,国家能源局总工程师李冶也表示,国家能源局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适用于煤制油的增值税、消费税。

但具体何时出台,尚无时间表。

五、日趋严厉的环评的影响

目前兖矿准备继续推进后续400万吨煤制油项目。

孙启文说,兖矿会参照沙索模式,二期将生产更多的精细化学品,可以提升项目经济性,抵御油价波动风险。

这一后续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申请报告已经上报国家发改委,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已于2015年3月编制完成;配套的西红墩煤矿可研报告于2014年11月编制完成。

兖矿集团正在考虑进一步借助资本市场,解决二期项目的资金来源。但目前尚未确定未来能源公司是单独上市,还是会打包进入兖州煤业。

但二期最关键还是如何通过环评。

国内有31个大型煤化工项目,全部受阻于环评不能落地。

煤化工项目,环保状况最好的,如中煤图克项目,神华煤直接液化项目,后端废水经生化处理、中水回用后,盐水浓缩后,生产高浓盐水,经多效蒸发后,产生大量杂盐。

关于杂盐的处理,还没有一个经济可行的办法。这也是目前煤化工项目过环评的最大阻碍之一。

兖矿后续项目要想核准,也得过这一关。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