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余项目资本金下调 中央稳增长出大招

宏观经济下行背景下,中央应对稳增长再出大招。

9月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将“关系国计民生”的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机场等领域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由30%降为25%。铁路、公路、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由25%降为20%。这次下调也成为继2009年下调以来,第二次调整资本金比例。

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认为,资本金的下调,使一些原本因为资本金额度受限的企业可以重新具有投资资格,特别是一些铁公基项目(指铁路、公路、机场、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效果更明显。“下半年正是这些项目集中开工的时间,国务院在这个节点出台政策,对经济拉动作用会非常明显。”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7月全国铁路投资3366亿元,同比增长10.9%。这一数字距离完成上半年4000亿元、全年完成8000亿元投资的目标差距较大。

市场普遍预测,降低资本金的举措在市场缓冲一个月后,即到第四季度,投资数据将有明显好转。

今年前7个月铁路投资只有3000多亿元,没完成进度。随着国务院出台降低资本金比例要求通知,未来有利于加快铁路投资建设进度,保证稳增长。

为促投资稳增长,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两项重磅措施:决定建立总规模为600亿元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改革创新投融资机制;确定降低港口、机场、铁路、公路、轨道交通、城市地下管廊等领域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提高有效投资能力。

这两项稳增长政策主要通过激发中小民营企业创新活力来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以及通过拉动基建投资来实现短期内经济企稳的两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希望借此解决民间和公共投资在起步阶段的融资难问题。

会议决定,中央财政通过整合资金出资150亿元,创新机制发挥杠杆作用和乘数效应,吸引民营和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地方政府等共同参与,建立总规模为600亿元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通过设立母基金、直投基金等,用市场化的办法,重点支持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企业发展。

基金原则上采取有限合伙制,其募资、设立、管理、收益分配、到期退出等均按市场化原则操作。通过社会出资人优先分红、国家出资收益适当让利等措施,更多吸引社会资本,激发中小企业“双创”活力。

今年以来,为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包括降税减费等。有迹象显示,目前已有成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月PMI数据中,小型企业PMI出现1.2个百分点的显著反弹,而同期大型企业PMI则随着整体PMI指数回落。

与此同时,降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比例是能够拉动基建投资的直接有效措施。今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成为拖累经济增长的最大风险。最新的数据是,1~7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降至11.2%,去年同期这一增速尚维持在17%。

拉动投资,PPP项目最受益

下调资本金对铁路、公路等建设项目效果会更明显。因为这些项目的资本金相对比较多,特别是当下以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形式参与的项目,直接受益更多。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降低资本金要求至少会加快成千个项目投资上马,预计从第四季度开始,投资数据将出现好转。

“下调资本金对铁路、公路等建设项目效果会更明显。”金永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这些项目的资本金相对比较多,特别是当下以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形式参与的项目,直接受益更多。

从去年开始,金永祥带领的大岳咨询团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PPP咨询工作,并为地方政府做项目顾问。在和地方政府接触过程中,他目睹了多个项目因为资本金缺少而导致延期开工的情况。

“不论是PPP项目还是一些铁公基项目,资本金都是一个硬性要求。相对于地方政府的信用比较好的企业而言,受制于30%的上限,很多项目也出现了融资难。”金永祥说。

8月中旬,统计局公布的一系列投资数字也验证了金永祥的判断。

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1~7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增长11.2%,这也与全年15%的目标有些距离。其中,1~7月全国铁路投资3366亿元,同比增长10.9%,距离全年完成8000亿元,上半年完成4000亿元投资的目标差距较大。不仅是铁路,1~7月,全国水利行业投资3689亿元,同比增长16.6%,也未达到上半年应该完成4000亿元的进度。

雪上加霜的是,已经投资项目的资金到位情况也未达到预期。

从统计局已经发布的数据看,1~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同比增长6.8%,增速比1~6月份提高0.5个百分点。但在国内贷款下降4.2%,降幅缩小0.6个百分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认为,今年前7个月铁路投资只有3000多亿元,没完成进度。不过,随着国务院出台降低资本金比例要求的通知,未来将有利于加快铁路投资建设进度,保证稳增长。

早在1996年,我国就建立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作为宏观调控手段,资本金制度也是一种风险约束机制。2009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扩大国内需求,促进结构调整,国务院曾下调了部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资本金比例。这次下调也成为继2009年下调以来,第二次调整资本金比例。

缓解现金流,企业有意愿竞标更多项目

 

降低基建项目的投资资本金,无疑成为当下拉动经济的一个主要动力。对企业来说,资本金降低,可以有充足的资金投资到其他项目中。

降低基建项目的投资资本金,无疑成为当下拉动经济的一个主要动力。对企业来说,资本金降低,可以有充足的资金投资到其他项目中。

安徽路网交通建设集团董事长刘义富告诉记者,对企业来说,资本金的减低,相当于参与的项目范围扩大了。此前由于资本金要求很难达标的项目,现在想想办法也可以做。“比如我们正在谈的一个项目,原来需要35%的资本金,对我们来说至少要准备40亿元的资本金。该项目正好符合国务院规定的下调范围,这一来,公司至少可以少出10亿元资本金,对企业现金流有很大的缓解。”

对刘义富来说,资本金下调,不仅仅是降低企业现金流压力,更有利于让他们用同样的钱拿到更多的项目。“竞标项目几乎都是同时进行的,现在每个项目省出的资本金又可以去竞标其他项目。”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金永祥的认同。

在与政府打交道多年后,金永祥认为,良好的政府信用是获得社会资本关注的一个重要条件。对一些有现金流的市政公用领域的项目,如供排水、燃气等项目,社会资本也是有愿意积极参与的,政策上的支持更能调动企业参与的积极性。

8月份,银监会、发改委联合下发《关于银行业支持重点领域重大工程建设的指导意见》,根据意见要求,银行信贷重点支持国家重大工程项目,通过实施银团贷款、联合授信等开展信贷创新;鼓励针对PPP项目特点开展金融服务创新。

上述会议要求,金融机构在提供信贷时,要坚持独立审贷、自主决策,切实加强风险防范。通过有扶有控的政策引导,促进形成更加合理的投资结构,增强发展后劲。

金永祥认为,对于优质项目,银行是非常愿意贷款的,但问题是这部分项目的占比相对比较少,更多的项目仍面临融资难的问题。

“下一阶段,要实现稳增长的目标,除了政策支持外,银行也要给予更多支持,才能保证项目的落地。毕竟这些项目的投资,银行是主要的资金来源。,如果银行不能给予支持,项目仍然存在后续融资难题。”(中国经营报)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