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GDP保卫战 未开工项目遭“最后通牒”

据陕西省目前披露的主要经济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以及限额以上企业(单位)实现消费品零售额三大主要指标,增速同比大幅下滑,导致前5月经济增速难言乐观。

按照官方预期的经济增速,2015年陕西省要实现GDP增速为10%,从目前情况来看,陕西经济实现“保十”目标压力徒增。面对这样的数据,当地官员也坦言“压力很大”,地方政府积极出手打响GDP保卫战,诸多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相继出台。

在此情形下,记者专访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卫东,解析陕西省经济增速下滑背后的原因,并为此后的发展提出建设性意见。

三大因素拖累GDP

 

记者:日前,陕西省统计局发布了全省1~5月的经济数据,主要指标相比往年同期均难言乐观,您认为,导致今年前5月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有哪些?

郭卫东:主要是由于工业生产增速下滑、投资增速回落及消费市场增速缓慢三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其中影响最大是前两部分。

记者:能具体说明一下吗?为什么是工业增速和投资影响最大?

郭卫东:工业增速下滑最主要是在能源化工行业,受煤价和油价下跌拖累。陕西省能源化工体量占到整个工业生产的55%~60%左右。陕西去年煤产量5亿吨左右,去年煤价大体在260~300元/吨,煤价下跌是致使工业增加值下跌的第一因素。其次是油价不景气,虽然油价今年略有回升,但幅度仍很小。

第二大因素是制造业。制造业不景气直接导致有色冶金行业现状不佳。上半年增速比较好的是食品、生物医药、电子信息,软件,通信等领域,但这些行业在陕西总体工业增加值中的占比很小,其上升不能从根本上拉动全省GDP。

记者:那投资增速下跌的主要原因又是什么呢?

郭卫东:首先从政府投资能力上讲,除了受实体经济影响外,目前国家严格控制地方债务,从严监管地方投融资平台,使得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受到了一定限制。

严控地方债从长远看是为了稳定我国投资的长远发展,规避系统性金融风险。在这样的情形下,地方政府应该考虑如何把社会资本引导到有需求的项目上,需要策划持续盈利性项目,构建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社会资本。

其次,从具体地市来讲,全省投资增速缓慢最主要的就是受西安、榆林、延安三市投资明显下降拖累所致,过去西安投资占全省的接近三分之一,榆林,延安也是大市,这三个城市投资增速下跌对全省影响较大。

发展仍须强化优势资源

 

记者:您认为陕西省投资增速缓慢很大程度上源于西安、榆林、延安三市投资放缓所致,其中,统计数据显示,延安降幅最大,原因在哪?后续又该如何应对?

郭卫东:能源化工在延安经济中占比最重,这使得延安受国际能源价格大跌影响最为严重。要保证延安经济稳增长,依然要保证能源化工的首要地位,创造最好的环境支持能源化工类项目建设投产。

比如延长在富县6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今年进展不快也主要是因为油价下跌使得企业投资能力下降,在此情况下更把投资加码在重点项目上。

另外,延安的新城建设也是支持延安经济稳定增长的支撑点,需要持续推进。此外,也可在现代农业下游深加工、装备制造类、红色旅游等多个领域发力。延安总体还是项目不足,策划项目依然是延安的头等大事。

记者:同为“能源之城”的——榆林也面临着与延安同样的境遇,对它而言下半年如何稳增长?

郭卫东:能源化工和煤炭在榆林占比非常高,首先是要发挥优势产业。目前煤炭资源虽然产能过剩,但榆林的煤质很好,要加大煤转化比例、延长煤和煤化工产业链,煤炭下游产业的转型升级是今后榆林最重要的思路。

具体项目来看,如神华千亿煤化工项目。煤价下跌影响了神华的投资能力,使得开工难度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省一级都要给予支持,使建成的项目能够正常发挥产能,不然就会造成投资浪费。

记者:占陕西GDP接近三分之一的西安,今年上半年经济表现亦不佳,事实上当地政府已有所行动,推出了诸如“楼市新九条”稳定房地产市场,对此您怎么看?

郭卫东:从长远看,西安最重要的还是稳工业、稳投资,围绕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等领域。具体可利用智能化、信息化、互联网+、3D打印、智能制造等技术改造提升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行业,这里面投资的空间还很大,未来会成为西安经济新增长极。

此外,要增加房地产开发投资,此前出台的“楼市新九条”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就目前“稳增长”的要求下,当地政府给出一些利好政策是合适的,从长远考虑依然要依照市场机制发展。

相关新闻链接

 

陕西GDP保卫战 未开工项目遭“最后通牒”

 

“6月份的数据依旧不是很乐观,上次投资增速低于全国水平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陕西省发改委投资处副调研员张金峰称。陕西省交通厅、工商局先后通过“新增100亿投资”、“出台全省促投资稳增长的十项重点措施”等措施实现稳增长、促投资。

 

与此同时,对于长期未开工的项目,陕西省政府按年份划分下达“最后通牒”。“2012年及以前年度下达的中央投资项目,今年5月底前不能开工的将一律收回中央投资及相应的省级配套资金。”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张文波表示。

 

近两个月,娄勤俭先后前往延安、榆林、咸阳等多市进行考察。值得注意的是,娄勤俭选择考察的延安、榆林两市,正是陕西省上半年所有地市中经济增速下滑最严重的。曾几何时,榆林和延安依托能源化工及煤炭“笑傲”全省,如今伴随国际能源价格大幅下挫,它们早已“威风不再”。

 

陕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成荣认为,加快延安、榆林的投资增速仍然要从能源出发,“延安和榆林因自身产业结构问题,使得其受宏观环境影响的冲击较大,然而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目前还是要以能源化工领域为基础。”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