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投建计划重启?

“2015中国新型煤化工国际研讨会”即将于2015年4月11-12日,在北京召开。专家云集!最后三天报名,详情请见文章末尾。

3月27日,神木县榆神工业区的一片沙土地上,随着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一声开工令,历经10年的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以下简称“神华榆林煤化工项目”)终于开工建设。

甫一开工,3月28日到31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就率队赴山西、内蒙古调研考察了两省区多个煤化工项目。

据一位煤化工业人士透露,国家能源局对于加快煤化工项目推进项目比较关注,解决煤化工面临的问题或将成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突破口。

事实上,虽然因高耗能、高耗水、污染排放等问题,国内对煤化工的争议不断,国际油价大幅下降也给煤化工优势带来冲击。但是,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拉动力巨大的煤化工正成为陕蒙晋新等资源省区稳增长转发展的主要方向。

力推十年

作为世界单体最大的煤化工项目,神华集团和陕西省合作建设的神华榆林煤化工项目的投资额高达1216亿元,主要建设1300万吨煤矿、70万千瓦热电联产机组和23套化工装置,以煤炭为原料,通过煤气化、甲醇合成、甲醇制烯烃、烯烃衍生物等工艺,年生产218万吨化工产品。

对此,陕西省当地多位化工专家认为,项目落地将有效解决陕西能源化工产业链短的问题,将加快煤炭转化效率、提高转化比例带动作用。

不过,这一投资巨大的煤化工项目却历经了十年波折。

2004年12月17日,神华与陶氏化学在西安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同意双方合作,开展项目预可行性研究。项目的前身——神华陶氏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正式启幕。

2005年项目进入论证阶段,神华和陶氏化学2007年5月签署框架协议并宣布进行可行性研究。2009年项目奠基,2010年国家能源局发给项目路条,同意项目开展前期工作。

然而,就在项目有了实质性进展的时候,基于节能减排考虑,国家对能源化工产业政策进行调整,煤制油煤制气等项目被严格限制,神华陶氏项目也一度搁浅。

2014年7月,美国陶氏化学由于资金等原因决定退出,项目改由神华集团独资建设。

“我们没有退路,必须向前推进,”陕西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省级层面,陕西建立了跟踪包抓机制,并成立了专门的工作机构,各相关单位所有人的工作,均围绕推进神华煤化工项目落地进行。在榆林,针对神华煤炭循环利用项目4500万立方米的年用水量,修建库容量达7200余万立方米的采兔沟水库,并规定库中所有的水,其他项目不能动用。

终于,今年3月16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这一项目。

“合作伙伴陶氏化学公司退出项目,让我们承担了巨大的压力。”神华煤制油公司副总经理戈军表示,为了国家层面获批,公司在半年内克服重重困难,达成了下游精细化工专利技术许可意向,并与相关专利商签署了保密协议。

戈军表示,下一步将整合神华在陕西、内蒙古的资源,加强项目的优化整合,为开展总体设计和基础设计、施工建设和早日投产创造条件。

提振陕北

“这个项目的开建经历了两个五年计划。”陕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刚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神华榆林煤化工这样的重大项目,对于目前面临经济增速下行压力的陕西省来说,具有巨大的提振作用。

国家能源局总工程师杨昆在该项目开工仪式的致辞中也表示,项目投资大、带动性强,对应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推动陕北革命拉去产业结构调整,加速脱贫致富可以发发挥积极作用。

而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在随后的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座谈会上表示,“要以高端化为目标狠抓项目建设,在加快推进在建项目的同时再谋划一批大项目,依靠项目升级带动产业升级。”

事实上,从2013年以来,陕西的经济引擎、过去十年间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陕北地区,正在失去增长动力。

在“十一五”期间,榆林市的各项速度高得令人咋舌:GDP年均增长18%,财政收入年均增长42.95%,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39%。然而近年来由于煤炭价格下行经济增速出现明显下滑。

陕北经济失速,一度严重拖累了陕西省的经济增长:2014年陕西GDP增速9.7%,低于预期的11%,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回落1.9%,低于年初目标1.7%。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要摆脱困境,现实的办法仍然是“上项目”。

“把陕北建设为高端能源化工基地,是中央的明确要求,也是基地持续发展的战略需要,必须加快推进。”陕西省一位高级别官员表示,“项目是发展的基本支撑。依靠项目带动是陕北快速崛起的一条基本经验,要以煤油气产能与综合利用、新能源、能源民生、电能保障等为重点,全力推进重大项目建设。”

而在2014年,陕西省出台一系列有效政策,推动能源化工产业,其中,兖矿榆林100万吨煤间接液化制油示范工程获得核准;全球首套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在延长石油试车成功;中煤甲醇醋酸系列深加工及综合利用项目建成投产。

榆林市今年1月份一份内部报告称,将建立重点项目报批绿色通道,确保具备条件的市政、民生项目尽快实质性开工,同时,“紧密关注国家政策动向,加大进京跑省力度,突破神华、兖矿等一批重大项目”。

“在产业链条延伸和保持领先上狠下功夫,重点抓好煤制烯烃煤制芳烃煤制乙二醇、煤基精细化工、煤制油等项目建设,加快构建从基本化工原料到终端产品的全产业链,向产业分工的更高层次迈进。”吴刚对记者表示,陕西希望通过像神华榆林煤化工这样的能源化工项目,使榆林逐渐摆脱低层次的资源采掘产业,使产业结构“从煤油气向化工、发电和载能工业转化”。

煤化新局

神华榆林煤化工项目只是陕西推进煤化工建设的其中之一。

记者从陕西发改委获悉,今年陕西将安排重点项目48个,投资781亿元。其中,将新建成神华陕西甲醇下游加工、榆林炼油厂15万吨/年重整改造等16个项目,推进神华榆林煤化工项目等17个项目实质性动工。

而就在神华榆林煤化工开工期间的3月底,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率队赴地方调研,调研地首选山西、内蒙古两省区,调研山西长治潞安180万吨/年煤制油、汇能煤制气、中科合成油催化剂、庆华集团中科煤基清洁能源多联产、大唐托克托电厂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等项目。

神华准格尔能源公司内部人士透露,能源局已表示将全力支持能源项目的推进,并表示对符合国家规定、应对经济下行起支撑作用的项目要加快审批。

资料显示,在内蒙古境内,除大唐赤峰克旗煤气、汇能鄂尔多斯煤制气项目外,中海油新能源、北京控股集团河北建投集团、新蒙能源国电集团五个煤制气项目均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 项目投产后煤制气生产能力将达到256亿立方米/年。

努尔·白克力在山西调研期间,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指出,希望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继续支持山西经济发展,在煤炭产业脱困、打造北京清洁能源供应基地等方面给予更有力的帮助、倾斜和支持。

而在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与努尔·白克力的座谈中,双方更是进一步明确了内蒙古作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的战略地位,进一步完善能源和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规划,认真做好项目前期工作,加快推进能源重点工作和重大项目建设。

种种迹象显示,神华陕北前述千亿元大型煤化工项目正在唤起新一轮的煤化工投资热潮。安迅思煤化工分析师叶青表示,神华榆林煤化项目的获批和开工,或将成为努尔·白克力施行煤化工新政的开篇之作。(中国经营报)

点击会议了解研讨会详情并获得化化网煤化工独家报名礼品,最后三天!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