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期间我国煤化工发展会怎样?(二)

弊:

酝酿已久的《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从10月1日起正式施行。与此前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目录》对新疆、内蒙古、宁夏、陕西、甘肃、青海等原本列入“鼓励类”的“年产超过50万吨煤经甲醇制烯烃和年产超过100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全部取消。这意味着,今后上述地区若建设煤经甲醇制烯烃和煤制甲醇项目,将不再享受15%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这对于企业投资煤化工的热情上是个打击。

07年的次贷危机以及我国应对次贷危机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就像一条导火索,将我国长期以来经济发展存在的结构失衡和产能过剩问题暴露得淋漓尽致。再加上国外经济的颓势重创了我国GDP增长两驾马车“投资+出口”中出口这一马车,我国当前正面临非常严峻的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问题,因此大规模投资化工、冶金、钢铁以拉动GDP增长的模式已经无法持续,我国经济结构的重心必将从第一、二产业过度至第三产业,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和用电量下降就是这一趋势的明证。因此,国内新型煤化工产业绝对不可能像石化、钢铁产业一样获得井喷式发展。

受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影响,我国对页岩气项目开发有很大的兴趣。同时,由于中石油、中石化等油气企业的利益与新型煤化工业主利益基本对立,因此从企业竞争角度来看,国内传统油气企业必定会推动页岩气在国内的发展以压制国内新型煤化工产业的发展。

受美国页岩气革命影响以及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影响,国际油气等能源供应以及中东地区的石化产能均较为宽松,美国国内要求放开油气出口的呼声日益强烈。俄罗斯处于战略考虑与我国刚签订了长期的天然气供应协议,中东地区以油田衍生气为原料的烯烃产品产能即将大规模释放。因此从中远期来看,北美地区的油气、中东地区的低价烯烃、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均将对国内的石化、煤化工产业形成冲击。

新型煤化工项目风险随着示范项目的逐渐运行开始凸显。技术上,多伦煤基烯烃的长期无法达产、克旗煤制气项目的气化炉腐蚀事件都在提示投资者,新型煤化工技术仍处于示范期,存在很大的风险。由于煤化工项目投资巨大,项目停产和无法达产带来的直接损失和资金成本都数以十亿计,企业风险巨大(说实话,百亿资产规模以下企业根本玩不起煤制气、煤制烯烃煤制油)。

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地方政府以及业主单位都对煤化工项目对煤炭资源、水资源以及二氧化碳的排放方面或是没有考虑或是考虑不够。目前内蒙等西部地区大量存在“水指标多配”、“煤炭资源超分”的现象。

由于我国长期以来“先污染再治理”发展思路的存在以及环保法的缺陷,我国环境已不堪重负。将于2015年1月1日实施的新环保法针对目前环保领域“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问题突出,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推出了“按日加罚无上限”以及行政拘留等方式,对于煤化工的环保要求将进一步提高。

碳税或碳排放权是悬在煤化工业主头上的一把“达摩利斯剑”。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