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煤化工产业将会面临的产业风险?

1. 煤基烯烃

煤制烯烃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技术成熟度,关键在于项目建成投产后是否能够顺利达产,一旦项目达产达标,其市场风险基本释放,在高油价情况下,煤制烯烃对煤炭价格承受能力强,受市场波动影响小于石油化工路线。石油化工路线制烯烃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原油价格波动,油价波动对石油化工影响较大,由于可变成本比重高,容易受市场冲击。

煤制烯烃单位产品用水量大、污染物排放多、能耗高,从环保情况看,今后政策会更加严厉,一旦征收污染税(环保税)、碳排放税(费),将对煤制烯烃产生较大影响,其成本的提高远大于石油化工。中东石化产业的发展是对我国石油化工行业的考验,尤其是凝析油为原料的烯烃生产成本远低于石脑油原料路线,对石油化工和煤制烯烃的冲击较大,应引起高度重视。

2. 煤制天然气

煤制天然气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技术成熟度、政策和调峰,首先项目建成投产后必须顺利、稳定达产,其次是国家产业政策能够使天然气保持一个合理价格(天然气价格上调后,目前来看没有问题),再者是项目必须解决调峰问题,这三个风险因素,对煤制天然气项目都是重大风险,一旦其中的一个因素不能满足要求,都将导致项目在经济上难以运行。

另一方面,随着煤制天然气国内自主技术逐渐成熟,相对投资降低,对其效益产生有利影响。国家将天然气项目集中区域建设,如准东300亿方/年煤制天然气项目,内蒙古120亿方/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等,目的是规模化集中输出,污染的集中治理等,这将有利于项目风险的规避和化解。

煤制天然气单位产品用水量大、污染物排放多、能耗高,从环保情况看,今后政策会更加严厉,一旦征污染税(环保税)、碳排放税(费),将对煤制烯天然气产业产生较大影响。

3.  煤制油

煤制油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技术成熟度,关键在于项目建成投产后是否能够顺利达产,一旦项目达产达标,其市场风险基本释放,在高油价情况下,煤制油对煤炭价格承受能力强,受市场波动影响小于石油炼制。石油炼制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原油价格波动,油价波动对石油炼制影响较大,由于可变成本比重高,容易受市场冲击。需要指出的是,随着煤制油国内自主技术逐渐成熟,项目规模可望放大,相对投资降低,对其效益产生有利影响,有助于降低煤制油项目的财务风险。当然规模的放大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项目无法顺利达产,项目将损失惨重。

煤制油单位产品用水量大、污染物排放多、能耗高,从环保情况看,今后政策会更加严厉,一旦征收污染税(环保税)、二氯化碳排放税(费),将对煤制油产生较大影响,其成本的提高远大于石油炼制。

4. 煤制乙二醇

煤制乙二醇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技术成熟度,关键在于项目建成投产后是否能够顺利达产,一旦项目达产达标,其市场风险基本释放,在高油价情况下,煤制乙二醇对煤炭价格承受能力强,受市场波动影响小于石油化工。石油化工的主要财务风险在于原油价格波动,油价波动对石油化工影响较大,由于可变成本比重高,容易受市场冲击。

需要指出的是,煤制乙二醇在国内供不应求,但在全球范围上看是属于产能过剩的产业,同时受下游纺织业需求影响巨大,因此煤制乙二醇需防范国外乙二醇的大量进口以及下游纺织业的产业发展减缓。

环保方面的风险与煤制油等相当。

 

来自:2013中国煤炭深加工研究报告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