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排放——现代煤化工的心结

早在10年前,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处于起步阶段的时候,“零排放”就作为一个重要命题成为业界关注的重点。这些年,不少煤化工企业也针对零排放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然而,最近记者在采访业界专家时,他们却针对零排放提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目前,没有一家煤化工企业真正做到了工程化的纯零排放。现代煤化工废水零排放,实际是一个伪命题。”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部主任周学双表示。

工业理想

一直以来,在业内外的期待、审视甚至要求下,现代煤化工背上了一种略带理想化的环保理念——近零排放、零排放以及纯粹化的零排放,各种概念萦绕。

2004年,曾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的宋瑞祥主编的专著《零排放——后工业社会的梦想与现实》出版,对零排放做了权威解读。所谓零排放,其字面含义为工业化产品生产过程中废弃物为零,是指无限减少污染物的排放量直至为零的活动。同样在2004年,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神华集团煤直接液化项目一期工程开工。

今年6月18日,神华煤制油公司发布消息称,包头煤制烯烃项目进行竣工验收,实现了“三废”达标排放,顺利通过国家环保部竣工验收,并取得内蒙古自治区《排污许可证》。但在其公开消息中,并未提及零排放。

对这个现代煤化工的标志性项目,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6月15日表示,零排放目标的实现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不断改进,尤其是这种示范工程,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废水处理解决方案的实现并不是说已经做得非常完美,还有改进空间。据介绍,该项目的废水处理经过了几批人攻关,超过10家以上的单位提供了关键技术和设备。

其实,自去年以来,针对各方关注,神华在不同场合解释了废水处理的相关问题,共同点是没有确定说实现了零排放。

周学双告诉记者,工程化零排放,在大型煤化工项目里提出至少有10年历史,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是第一个。“当时,神华工程化设计的理念这么设计的,到现在为止,神华付出的代价已经相当大了。”周学双说。

零排放是工业的理想,在严峻的环境约束面前,这个理想成了发展前提,现代煤化工从建设伊始就立下了这个高目标。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部负责石化、化工、医药、轻工、纺织、化纤等行业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技术评估及质量控制,周学双作为负责人,直接接触了多个现代煤化工项目,发现多数项目规划都提到要实现零排放,但目前并没有一家已经实现了工程化的零排放。

“地方想在有煤的地方建厂,找发改委要路条。发改委的路条基本是这个调:在那可以做示范项目,但要做到零排放,或者说近零排放。”周学双说。

据了解,我国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水资源相对匮乏、生态比较脆弱的中西部地区,有些地区没有多余的取水和排污指标。10年来,在国家产业规划的引导下,现代煤化工项目集中在内蒙古、陕西、山西、新疆、宁夏等省区。现代煤化工生产废水经过技术处理后,虽然可以实现达标排放,但因为项目多建设在西部地区,当地环境承载力差或没有纳污水体,生态环境仍不允许外排,这样导致废水零排放实际很难做到。

“煤化工废水零排放实际是一个伪命题,富煤的地区纷纷搞煤化工,而搞煤化工绝不是以煤炭资源作为决定因素。一个地方能不能建煤化工项目,决定于短板资源,也就是水资源和环境资源,而环境资源主要是水的排污去向问题。”周学双说。

冷暖自知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相关负责人认为,如果有纳污水体,现代煤化工废水达标排放基本上是可以的,因为国家关注的污水中的污染物因子有限。如果污水能排放,煤化工的污水处理就不是个问题。但环保部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并不是废水达标了就可以排放,还要看当地的纳污能力。

没有纳污水体、环保要求高,环境脆弱地区的现代煤化工项目立下承诺的同时,也背上了沉重的压力。

自2008年开始的两三年里,大唐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专门组织起一个小团队进行国内外大规模的调研,付出了很多心血,为的正是废水处理。该项目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境内,按照环保要求,项目污水必须实现零排放。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周边无受纳水体、各工艺单元废水排放种类多,分类收集、处理和减量化的要求高,涉及到的浓盐水回收和蒸发结晶工艺技术难度较大,项目实现零排放的难度大。项目建设方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明认为,废水处理是最大的问题,为项目经济可持续带来了挑战。

神华煤制油公司发布的消息称,包头煤制烯烃项目在环保方面投资7.9亿元;2009~2014年,神华煤制油公司对高浓度污水处理的投入达4.5亿元,从国内外多家技术实力强的院校和企业中选择出5家单位进行合作攻关,可谓为了环保不惜血本。

10多年前,为了实现纯粹意义的废水零排放,有人判断企业可能会付出很高的成本,现在,这个可能性成了必然结果。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高级工程师曲凤臣说,以某个煤制天然气项目为例,常规化工项目环保投资才占总投资的10%,而这个项目光废水处理一项的投资就占到了10%。

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现代煤化工要实现零排放的瓶颈还有:废水零排放运行成本高,单位水处理成本远高于目前我国新鲜水价;系统能耗高,远高于传统达标模式,带来更多碳排放;蒸发结晶盐极易溶于水,造成二次污染,处理这些盐需要合适的场所,并需要额外成本。

走出乱局

卖瓜的不会说自己的瓜苦。大唐能源化工相关负责人表态,废水处理是示范项目需要示范的一部分,路线不是错的,中间有些曲折。

环保企业和工程公司则非常自信。环保企业和科研单位针对废水处理的各个环节拿出了多种技术产品,有些企业甚至在积极推销完整的废水零排放解决方案。从针对焦化废水到针对煤制天然气、煤制油项目废水,现代煤化工已经开始得到量身定做的待遇。

针对高含盐废水处理难题,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韩洪军等人正在积极策划成立煤化工废水处理创新联盟,力求形成合力,为现代煤化工项目提供真实可行的零排放技术。针对环保成本高的难题,中国化学赛鼎工程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郑笑彬认为,废水处理是工程,不用每个环节都追求极致,否则耗资太大,各个环节都是最经济的,合起来整体费用才不会那么高。

但从项目建设方的角度看,废水处理市场却是鱼龙混杂。据了解,废水处理大致分四个环节,分别是预处理、生化处理、深度处理、高浓盐水处理,单个环节国内有多家企业和科研院所有成型技术。对此,新疆广汇新能源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的废水处理技术方案都挺好,但企业在判断选择上很纠结。

一面是零排放没有成功案例,一面是热闹异常的废水处理技术市场;一面是国家环保压力和生态环境约束,一面是鼓励上项目、扩产能的多种原因。现代煤化工的项目建设者,正身处乱局。

对此,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胡迁林告诉记者,水资源和环境制约等问题是煤化工产业发展中的问题,与其他新兴产业起步一样,关键看我们如何对待。只要正视、不回避这些问题,采取积极措施,这些是可以解决的。

目前,至少有一点走出乱局的迹象,环保部门的态度也更务实。按周学双的说法,先选址、再要求做到零排放的逻辑是不对的,按照这个逻辑来应对环评不会过关,这是对新项目立下的新要求。(中国化工报)

 

评论/提问

暂无评论/提问